香港分社 ? 正文
<首頁 > 臺灣 > 正文

宋魯鄭:統一歷史大勢下,“臺獨”憑什麼覺得自己還有希望?

時間:2020年01月11日 10:06  稿件來源:觀察者網


看到韓粉把凱道擠滿,蔡英文減少出席一場新北造勢,希望凝聚凱道最多人氣。(中評社 黃筱筠攝)

  今天,臺灣1900萬選民將做出重要的選擇:究竟是韓國瑜的“臺灣安全,人民有錢”,還是蔡英文空洞的“2020臺灣要贏”?

  然而從兩岸的角度看這一天,我們的想法則是統一何時到來?兩岸分治至今已經七十年!幾代人為了統一殫精竭力,然而兩岸關系錯綜復雜,風雲變幻。如果承認“九二共識”但以維持現狀為主要政策的國民黨贏得大選,兩岸形勢雖然可能轉向穩定和改善,但統一的歷史進程仍不會有實質性突破。如果保有“臺獨”黨綱的民進黨再次獲勝,則兩岸形勢或將更趨惡化,和平統一的阻力也會隨之上升。

  從這個角度看,兩黨誰笑到最後並不重要,因為直正推動統一歷史進程的是大陸,主導兩岸走向的也是大陸。不過整體看來,能夠影響兩岸關系的有如下三個因素:雙方實力對比、外部形勢以及各自內在的變化。

  實力對比帶來的兩岸關系變化

  當中國大陸第一次提出“一國兩制,和平統一”之時,臺灣的經濟發展很可觀。彼時,大陸駕馭市場經濟的能力和經驗非常缺乏,國際關系上也比較倚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。所以大陸對臺策略主要是穩定兩岸關系、吸引臺灣資金、技術,並試圖以“三通”的方式打開全面交流的渠道。

  後來即使大陸經濟發展迅速,兩岸實力此消彼長,大陸也決定以反“臺獨”作為主要政策方向。但由於大陸仍然以實現現代化作為首要戰略目標,所以戰略上仍然是以穩住兩岸關系為著力點,即使“鬥“,也要“鬥而不破”。

  但進入新時代以來,大陸的現代化任務已接近完成,同時臺灣綜合實力日趨下降並對大陸的經濟依賴加深,此時大陸對臺政策的重心開始發生變化:從反“臺獨”日益強調“促統”。

  大陸戰略目標的調整,民進黨和國民黨都在關註著。以“臺獨”為理念的民進黨自不必多說,而國民黨高層對“中華民國”的歷史性依戀,也影響著其政治表達。而且從政治人物的角度看,兩黨都有“寧為雞頭不為鳳尾”的心理。

  中美關系由合作轉為競爭對立

  2010年,中國大陸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。美國對華政策開始由“接觸-遏制”轉向全面競爭甚至對抗。美國逐步推出亞太轉移戰略、TPP、借口朝核試驗在韓國部署薩德,直至今天的貿易戰、科技戰乃至某種程度的貨幣戰。

  中國則提出“一帶一路”倡議、亞投行,這被美方認為重起爐竈。2014年5月的亞信會議上,習主席提出“亞洲的事情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來辦,亞洲人民有能力有智慧通過加強合作來實現亞洲和平穩定”。美國決策圈此後更加警惕,質疑中國要將美國擠出亞太。

  中美關系的這些變化以及大陸“促統”政策的重心調整,意味著我們聯手美國共同遏制“臺獨”的格局無法再持續。雖然美國會繼續維持模糊戰略:即兩岸和平、保持現狀,以確保它仍然可以從兩邊獲利,維系現在的東亞地緣政治格局,但美國對臺灣會更加縱容。同時,美國也可能會借此向大陸索取更多的利益。

  兩岸內部形式的變化

  一是大陸經濟起飛之後,國家統一問題日益提上日程,大陸對臺的條件也開始出現調整。在黨的十八大召開後,十八大報告中去掉了“兩岸什麼都能談”的論述,十九大則延續這一改變。

  二是實行“一國兩制”的香港,在取得成就的同時也出現了較為嚴重的問題。2019年由“修例”引發的風波影響至今,不僅對“一國兩制”在國際社會上的聲譽造成了負面影響,也給臺灣地區反對“一國兩制”提供了借口。

  三是伴隨大陸的掘起和臺灣整體上的下滑,臺灣精英“時不我待”的危機感加重,他們可能會采取更大的措施推動“臺獨”或阻撓統一。

  應該說,上述因素決定了未來不管哪一個政黨執政,兩岸關系依舊令人揪心。民進黨拒絕促統是要走向“獨立”,國民黨拒絕促統是要偏安。在這個階段,國民黨反“臺獨”的歷史階段性作用即將消失,可以說在走向統一的過程中,大陸無論內外,都很難有有份量的盟友,最根本的解決之道是要靠自己的實力和處理問題的技巧。

  2020年大選,如果蔡英文當選,在沒有連任壓力的情況下,她將會采取更具挑釁性的兩岸政策,特別是在中美競爭的大環境下,不管是出於對美國的配合討好還是其政黨的價值理念,她都會做出這樣的選擇。如果是韓國瑜獲勝,兩岸關系可能會有明顯緩和,大陸的“經統”趨勢會更加有力,並在此基礎上逐步啟動政治談判。

  兩岸統一的難點

  一是由於歷史原因,兩岸還存在所謂的“法統之爭”。香港和澳門沒有國家特征,但歷史上臺灣地區除了一般地方政府所擁有的治權外,還實際上出現了只有“單一制國家的中央政府”之下才擁有的治權。比如曾二十多年具有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地位,獲得過全球多數國家的承認,即使到今天,仍然有著十幾個國家的“邦交關系”,使其難以接受自己地方政府的定位。

  二是和香港、澳門不同,臺灣一直擁有完全“自治”的權力以及“外交”和“國防權”。在部分臺灣人眼中,從權力角度講,統一後很有可能會減少,所以統一缺乏吸引力。

  三是伴隨著臺灣的民主化和兩岸的長期分治,“臺獨”勢力掘起。追求統一的民族大義和感情式微。臺灣當局由於日益喪失對中華民族的認同感,所以產生了利益減少的計較和尊嚴喪失的被征服感。

  從戰後部分國家實現統一的經驗來看,首要條件是雙方人民都抱有強烈的統一意願。當這個意願強大到超越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的差異時,統一也就水到渠成,但目前臺灣方面缺乏這一條件。從臺灣這幾十年的演變來看,問題會日益惡化。即使主張“一個中國”的國民黨執政也沒有辦法逆轉這個趨勢。

  四是雖然表面上看臺灣問題是中國內戰的結果,是內政,而不是香港和澳門那樣被外國殖民的結果,但現狀是臺灣事實上淪為美國的非正式“保護國”。僅就目前而言,要想統一,中美必須有所共識,這是現階段實現統一的前提。盡管面對美國,中國有經濟牌、國際關系牌以及身為大國具有的對外攤牌而不受幹預的能力,但中美關系逐步進入全面競爭,美國從遏制中國、捍衛全球霸主地位的戰略出發,也會全力阻撓兩岸統一。

  五是雖然歷史上看,一個國家的統一絕大多數通過武力解決。但在今天國際時空下,武力統一只能是最後的選項。第一,武力統一的代價太高;第二,武力統一後管理成本極高,特別是對立與仇恨需要幾代人才能化解。這也是為什麼盡管大陸堅定表示從不放棄武力統一,不斷增強軍事實力,但更多的是針對“反獨”(法理臺獨),但無法實質性阻止臺灣地區其他形式的“臺獨”舉措,比如去中國化,培植“臺獨”意識,營造仇中氛圍。

  六是“臺獨”勢力執迷不悟地認為時間在自己一邊,寄希望於美國不會放棄對自己的支持。這也是他們拒絕統一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  但是,“臺獨”對大陸的演變有如下誤判:一,大陸改革開放模式有可能失敗,“一黨執政”加市場經濟模式有歷史合理性,但無法持續;二,當大陸模式來到臨界點,要麼失敗,要麼向西方民主化轉型。這個過程具有高風險,將會導致大陸動蕩和分裂,從而為“臺獨”創造歷史機遇。

  三,隨著第一代和第二代外省人離世,在“臺獨”教育下成長起來的新一代青年成為“天然獨”。在“臺獨”看來,民意是在他們這一邊。而且在不遠的將來,主張“獨立”的人將會是絕對多數,在這種情況下就會具有正當性。同時,他們利用甚至操作所謂的民調,比如聲稱反對“一國兩制”的人超過80%,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不到5%,支持統一的也不過10%等等。

  “臺獨”對美國的判斷則是:雖然美國不會為了臺灣“獨立”而流血,但卻可以為了遏制中國掘起、捍衛自己霸主地位而幹預。一旦中國大陸統一行動失敗,會影響現有體制的統治力。

  其實,臺當局從蔣經國後期開始移植西方的政治制度,造成了三個後果:一是過去國共兩黨談判或合作就能解決問題的模式已不存在,其他政黨的立場和民意都成為能夠影響統一的重要因素。“寄希望於臺灣人民”既是大陸對臺灣地區政治模式演變的回應,但也是難度極高的策略。

  二是臺灣有意識利用價值觀牌獲得西方的支持,特別是美國和日本,從而某種程度上對西方進行道義綁架,也令東西方的國家利益之爭有了一層道德的包裝。

  三是兩岸整體實力完全逆轉的今天,其政治制度成了臺灣唯一的心理優勢和籌碼。由於歷史慣性,西方在價值觀上仍占有優勢,臺灣社會認為自己是先進的一方,不願意被落後的一方統一,而且這種制度差異,也影響了“國家認同”,即不管大陸經濟多麼發達,也難以產生認同和吸引力。

  盡管如此,決定統一的還是大陸實力(排除外國幹預的能力、對臺灣的制約能力和吸引力)以及對代價的評估。再者,兩岸交流到現在,經濟已經基本一體化了。2016年民進黨執政以來,積極推動“新南向”政策,試圖擺脫對大陸的經濟依賴,結果四年來臺灣對大陸的外貿依存度不降反升,達到41%的高點。

  經濟自有其規律,市場自有其力量,絕非政治幹預所能改變的。不僅數字如此,我個人的感受也是一樣,去臺灣之前,預訂機票、旅館、高鐵票等,都使用飛豬軟件和支付寶;到了臺灣之後,接受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店商比比皆是,甚至吃一碗牛肉面也可以用微信。而在一年多前,還比較少見。雖然經濟自有其規律,但經濟的全面融合,則必然反應到政治層面上來。

  我在臺北曾遇到一位支持蔡英文的出租車司機,但他也認為兩岸終將統一,雖然這需要一定的時間。不要以為這只是巧合或者個案,根據美國杜克大學年初在臺灣公布的民調,48.1%的民眾認為統一不可避免,也就是說每兩個臺灣人中就有一個是這樣的判斷,原因無疑是大陸的發展和實力。

【編輯:王金霞

  • PRINTED BY: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/F.,Global Trade Square,21 Wong Chuk Hang Road,Southern District,Hong Kong
    Tel: (+852) 28561919 Fax: (+852) 25647453

    河北20选5综合走势图 5分快3大小预测器下载 北京快三助手下载 福彩快乐10分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3d开奖号 三分彩官网开奖时间 广西11选5开最快开奖 超级大乐透中奖技巧 甘肃11选五号码走势图 辽宁11选5怎样玩能中奖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结果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免费预测软件 甘肃11选5推荐号码 快乐十二中奖规则奖金 山西11选五遗漏查询 北京快乐8预测软件